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沙娱乐城开户 > 正文

易到用车周航、荔枝赖奕龙论道:互联网企业的(2)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29

梁宁:对,申音的文章一开头很有趣,他说中国从来不存在全民互联网。他有一张精英互联网,它存在于某些人的苹果电脑和Thinkpad,还有一个草根互联网,像神秘的L先生所致力运营的。好,请你继续说。

赖奕龙:那时候后来我做了一个草根跟Facebook结合的东西,做了一个实名的农民工社交网站,叫183。其实183是做了两年,我在富士康边上住了两年,就是因为要了解这些用户,当时觉得住在他身边,否则了解不了。所以申音那篇文章出来后,我一直很低调,一直住在富士康,跟年轻一代的打工的朋友一起混。从那个时候其实对我人生来讲是一段比较重要的经历。因为那时候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就是跟他们聊,看他们手机里装的什么。我记得那时候,大部分人用的还是功能机,还是300块钱一台。当时有一个投资人投我,他叫刘芹,就是今天小米的投资人。我就带他去那个工厂看了一下,他在工厂里发现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,就是为什么OPPO的功能机能卖两千多,其他的功能机只是卖300块钱。那时候他也准备投资小米了,后来就有了小米。可能大家不知道,今天快手早期投资人也是MorningSide(注:晨兴资本)投的,也是有这个渊源。做农民工我觉得要发展的慢,做的非常辛苦,不是我想做的东西。当然当中发生很多故事,我住在龙华,因为在富士康有两个厂区,一个在龙华,一个在观澜。龙华大一点,20多万,观澜小一点也有10多万。我在龙化住了两年,因为吃什么的跟大家不一样的。为什么说今天拼多多我的看法不一样,因为我那时候住在深圳这个地方,我发现我吃饭都是很成问题的,吃的都是地沟油,能喝一个可乐都很不错了。像今天在很多农村喝的不是雪碧,喝的都是雷碧。所以这种状态并不是我们生活在北京广州的人能够理解的。在边上住了两年住的很辛苦,身体状况也比较差,那时候主要是到今天还能够有一点影响的是肠胃的问题,因为吃的地沟油那些不适应,就是每天都在拉肚子度过。后来我的业务又发展到成都去,成都开了后也跟着过去。有一天我在成都富士康,那时候做的很辛苦,我也要去派传单。那时候我每个月经常做的事情,就是在工厂门口去派传单,我派了两年传单。为了了解这些人,发现在这两年的过程中看见他们换的手机是什么样,用的怎么样。但是这个事情比较累,做的也蛮不情愿的,因为派传单还是辛苦。半夜回到机场的时候晕到了,就是因为脱水晕倒了,晕倒也没有人理我,半夜醒了感觉好凄凉,就是自己拖着箱子回家,那时候倍感凄凉。就反思,这个事情是不是不值得我做,而且我做的并不开心。所以后来我就下了很大决心在转型,就是转到做荔枝这个事情上面来。这是这么一个过程,一个心路历程。

WechatIMG953


梁宁:对。其实赖奕龙讲的是非常的简洁,但其实这个中间有非常有趣的一些小故事和洞察,如果有机会我们再把它挖出来。但是这个是有意思在哪儿呢?赖奕龙其实是在八年前就已经发现了今天快手、拼多多的这些人群所在的市场,但是他觉得我的本心,我可能没有办法理解这些人,包括我自己可能也没有办法在这群人在的生活处境里去生活,所以他促成了刘芹投资小米,使刘芹看到这个市场的广阔。

赖奕龙:不是促成,是对他有帮助。刘芹也是厉害的投资人,能去到工厂。唯一一个去到工厂的投资人。

梁宁:对,至少让他看到这个人群存在和这个市场确实的存在。所以说你看到了这个存在,刘芹也看到了这个存在,书华不知道是不是看到这个存在。但是作为你来说不做这个市场,而是做更符合我本心的荔枝,高格调,小清新的荔枝APP。航叔作为对赖奕龙这样的创业有什么样的感受?

周航:赖奕龙的经历我也有过类似的,也是八年前,2010年创立的易到,是做随时随地用的专车。但是到2010年就发现了打车需求。我也做了一个打车产品,叫打车小蜜。

梁宁:也就是说航叔曾经比滴滴更早做出了滴滴。

周航:但是做打车在整个后面几年是做了三上三下。也是做的不情不愿。我也跟赖奕龙一样,到机场打车,跟每个人聊天。但是为什么做的很纠结呢,后来我反思,我对打车的痛其实感受没那么强烈。因为我创业20多年,基本不打车了,因为有车,有司机,还有很多车,所以痛感不强烈。所以我也释然了了,就是打车这些产品不属于我。那时候刘芹还教育我,说有一个赖奕龙,人家也是文青,但是人家就能跑到富士康住着,还把赖奕龙作为一个成功的案例来启发我。说你也应该更接地气一点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